俄罗斯生殖医院院长谈试管婴儿中的常见问题

亲爱的读者,今天我们谈一下IVF(试管婴儿)最常见问题。为我们解答这些问题的是俄罗斯欧洲医疗中心(EMC)医院生殖中心院长、俄罗斯生殖领域最有发言权的权威专家之一——尤利娅.沃兹涅森茨卡娅 (Voznesenskaya Yuliya Vladimirovna)

答:来俄罗斯做试管婴儿的大多数中国患者,都是来寻求代孕的。这些家庭一般都已经反复多次尝试了试管婴儿。首次面诊时,我可能会和她们谈了一个半小时,目的是充分了解她们的情况,知道她们此前的促排方案和试管婴儿结果。我可能会比其他医生问的问题更多,因为我要尽力更全面地掌握她们的情况,这是我的工作原则。

答:IVF的成功率,与年龄和卵泡数量有着密切的关系,这一点是毋庸置疑的。很多人认为,超过45岁后无法自然怀孕,她们会向我们寻求试管婴儿。但在这个年纪,我实际能够帮助她们的很少。IVF是解决不孕不育的好方法,但它同样受到年龄的制约。

平均而言,38岁以下的患者借助IVF怀孕和代孕的成功率都会比较高。此后,成功率随年龄每年下降5%至7%。到了45岁、46岁,自怀的成功案例已经属于个案。我曾有过一位50岁的女性患者,她说自己在过去二十年里一直反复尝试自己生育,但未能成功,现在想要试一下试管婴儿。我说,现在她唯一能够得到孩子的机会,就是使用捐卵。             

大多数情况下,来我这里做试管婴儿或代孕的有两类患者。一类是卵巢低反应者(poor responders),这类女性卵巢内所产的卵泡数量很少,每一枚卵母细胞都是非常珍贵的。一名40岁的女性不可能像20岁那样,轻松可以得到20颗卵子。对于这样的患者,有三、四颗卵泡,已经算不错。因此,我们只能借助于各种刺激药物。 第二类患者是反复植入失败(implantation failure),或称为植入受损的女性。她们可能有许多卵子,但胚胎在移植后无法存活。对于这类患者,医院已经研究出很多有趣的方法,比如:非选择性全胚胎冷冻移植(freeze all)、双胚胎移植、早期胚胎移植、PGS(胚胎植入前遗传筛查)等等。但是,移植后是否能够顺利怀孕,通常难以预测,这需要医生每一步的严谨,也需要患者有足够的耐心。

答:许多人认为,试管婴儿是个很痛苦的过程。事实并非如此,在月经周期的第二天或第三天开始,并在大约两周后结束。最令人兴奋的一步,大概就是收集卵子。这个过程将在一个极少量的麻醉下进行。一小时以后,她甚至可以直接坐飞机回国了。

另外,胚胎向母体内移植的过程,是一种无痛的手术,也不需要麻醉。过程只须持续五至七分钟。我们事先会与患者讨论决定种植胚胎的数量:一个或两个。我的任务是用细导管将胚胎引入子宫。这个过程都是借助屏幕可视的。

十天后,患者或代孕妈妈接受HCG血液检查。结果可以显示是否已经成功怀孕。如果结果是阳性,我们会在一周后对她进行进一步检查,并在之后长达七周至八周跟踪检查。孕八周后,她本人或者代孕妈妈将转交给专业妇产科医院。

答:我每日接待的患者量大约有20人。每个月,我进行的IVF周期大概有100例。无论是自怀,还是代孕,每次胚胎移植成功妊娠的概率约为50%。

在许多欧洲国家,女性肿瘤患者,在化疗前会被建议先冷冻卵子。中国的情况我不知道,但在俄罗斯,肿瘤科医生可能不会与患者提及生殖方面的事情。

如果一位尚未生育的年轻女性患上了肿瘤,她首先应该先去咨询生殖医生。可以在切除肿瘤手术后,先将卵子冷冻起来,之后再开始化疗过程。

我记得有一位来自欧洲的40岁的子宫内膜癌患者,肿瘤科医生让她在症状缓解期间来我们这里。而她仅仅获得了一颗卵,这是她能有自己宝宝的最后机会。然而,代孕妈妈真的怀孕了!结果,这个女人有了一个健康的女儿。而她自己,在代孕妈妈怀孕期间,肿瘤科医生摘除了她的子宫。

答:在俄罗斯,并非每家医院都有独立的卵子库。如有必要使用捐卵,可以选择那些有卵子库的生殖中心。目前,使用捐卵自怀或代孕方案所占比例越来越多,也正因为如此,IVF实验室始终在满负荷运转。捐卵涉及到“社会玻璃化”的概念。患者也可以将自己的卵子冻结起来,用以在准备好生育时使用。女人会随着时间老去,但冷冻起来的卵母细胞会将时间凝固。我最年长的一位病人是64岁,她借助捐卵生下了孩子。    

答:一方面,我们希望在IVF试管婴儿方案中设定年龄的限制。毕竟,当一位55岁的患者前来就诊时,你心里明白,孩子未来会有一位年迈的母亲。因此,在许多国家,生育年龄设有上限。但这也并不能真正地限制女性生育,如果她们真的决定要孩子,她们大可以前往那些没有生育年龄上限的国家。

但另一方面,父母年轻,并不是孩子幸福的保证。前来向我们求助的人,有很多是曾经失去孩子的家庭,比如曾经有过一位50岁的失独离异女性。对于形形色色的人群,谁又能勇敢地替他们做出决定?我们不知道未来会发生什么:年轻的夫妻可以在25年后离婚,而年长的成年患者向我们寻求帮助,可能是深思熟虑后的选择。

答:在代孕计划中,我们作为生殖中心,目标是尽力保护所有参与者的合法权益,包括:患者、患者家庭、代孕母亲、代孕母亲的家人。这就是为什么所有代孕计划都必须根据严格的医学指征进行,而不是某个人心血来潮的决定。

事实上,在代孕方案中,没有人的利益是能够受到完美保护的。这也就意味着,选择负责的代孕公司,并签订一份严谨的代孕合同显得尤其重要。有些人会担心代孕妈妈不会放弃孩子,其实这种风险微乎其微,而有着更多的孕期风险,是父母们一时注意不到的。而对于代孕妈妈而言,也同样存在着很多风险,例如:她已经履行所有义务后,亲生父母因为离婚,或没有足够的钱,而产生放弃孩子的念头。还有一些极端案例,比如亲生父母在怀孕期间死亡。

代孕妈妈必须选择那些已经顺产生育过孩子的女人,这一规定是出于多个原因考虑,其一、是孕期顺利的保证;其二、是因为有些代孕母亲因为代孕而摘除了子宫,造成永久性无法生育,或因为代孕经历了剖腹产手术,而在子宫上留下疤痕。

答:应该特别注意,某些患者在没有详细阅读合同的情况下,尤其是中国患者,在没有读懂合同的情况下,就签署所有文件。比如,先冷冻了胚胎,然后离婚了。而丈夫并没有仔细地阅读合同,他已经书面确认了胚胎的所有权完全归妻子所有,包括在离婚、丈夫死亡等情况下。而离婚后,如果他要求取消所签署的文件是非常困难的。

还有其他情况。例如,曾有一对已婚夫妇,在胚胎冷冻后不久,丈夫就死于白血病。丈夫的家人要求将胚胎销毁。但妻子不同意。最终,妻子使用这些胚胎生下了一个孩子。

我曾经还有一个女患者,她的儿子死了。儿子生前在德国接受癌症治疗时,在那里冷冻了精子。冷冻精子的初衷,是为了在康复后使用这些精子生育。但是他没有康复。在他去世前,签署了文件,将他遗留的生物材料处置权转给了母亲。最终,他的妻子使用这份精子生下了一个漂亮的男孩。祖母也因为获得了孙子而再现笑容。

答:在试管婴儿(IVF)技术刚刚发展的初始阶段,普遍做法是在穿刺取卵后的第1天和第2天,将胚胎植入到子宫中。

而在科学取得了长足的进步的今天,可以在实验室中为胚胎培养到胚泡阶段(发育至第5天)创造最佳条件。在引进最新设备的条件下,比如:多气体培养箱,并借助最先进的胚胎培养液,养囊已经成为一种常规的做法。

与早期阶段胚胎移植的做法相比,在胚泡阶段移植到子宫的胚胎,增加了怀孕的机会。其实,胚胎培养长达5天也是一种自然筛选,因为并非所有胚胎都可以达到胚泡期。

但是,并非所有患者都适合这种方法。在卵巢储备减少的患者中,由于胚胎in vitro(在体外)培养无法达到胚泡期,而造成IVF失败的风险很高。还应该指出的是,在实验室中,无论如何努力为胚胎创造尽可能接近自然(体内)条件,我们也无法100%重建这种环境。In vitro(体外)培养时,我们只提供最佳温度、环境的气体成分,为胚胎提供营养。而在子宫腔中,胚胎可以接收来自周围组织的各种生长因子和细胞信号。基于在子宫中胚胎可以获得最佳发育条件的事实,ART诊所倾向于在胚胎发育的第3天和第5天移植。

答:首先,胚胎质量越好,妊娠的几率越高。这就是为什么首先选择具有最佳形态学特征的胚胎转移到子宫腔。

但是,有时候,整个胚胎池中最好的胚胎,只是中等或中低等级的。不要绝望。即使在这种情况下,仍有机会怀孕并诞生健康的婴儿。迄今为止,在胚胎的质量与新生儿的健康之间,尚未有证据证明这二者的相关性。

答:同时转移到两枚胚胎到母体子宫时,妊娠几率平均提高15%。但应注意,多胎妊娠的风险也会相应增加。如果代孕母亲患有多胎妊娠的医学禁忌症,或希望避免多胎妊娠的相关风险,则应选择性地转移单枚胚胎。

另外,大家还应该知道,并不是所有的胚胎移植后都可以着床和发育。胚胎有可能在植入过程开始前已经死亡,这或许与胚胎本身的遗传异常因素有关。

医学研究表明,高达60%的人类胚胎可能包含一种或多种遗传损伤。然而,也不应忽视,胚胎植入过程本身也具有一定的复杂性。即使转移到子宫的是基因正常的优质胚胎,也不能保证一定可以着床和发育。母体环境和子宫内膜,都必须具有形态学、生物学的受体成熟度。胚胎植入 —— 是一个复杂的免疫过程,因为胚胎对母体来说是陌生的物质。任何偏差都可能导致IVF方案的整体失败。

根据立法规定,俄罗斯允许转移2枚胚胎,而如果之前多次移植尝试失败,并且胚胎质量较差的情况下,允许转移两个以上的胚胎。尝试多枚胚胎移植时,医疗结构、代孕机构和患者之间应额外签订补充协议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  

Scroll to Top